您好,歡迎您來到石家莊律師協會官方網站!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業務研討
揭開公司面紗---公司法人人格否認制度
發布時間:2016-04-08 15:51:58   作者:   點擊: 3800 次

(文/河北典范律師事務所  商薇)

一、案情簡介

本案是我作為代理人代理的一個真實案例,歷經石家莊中級人民法院一審,河北省高級人民法院二審,最高人民法院申訴被駁回,河北省人民檢察院抗訴最高人民法院依照審判監督程序再審,目前還沒有最終結果。

原告是河北A高速公路有限公司,被告是一個外資公司,叫京B高速公路有限公司,1999年京B高速公路有限公司和河北A高速公路有限公司合作開發河北省境內的京保高速和京石高速,在此過程中,有一筆往來賬目顯示,A高速公路有限公司通過中國建設銀行以電匯的方式向被告京B高速公路有限公司北京的辦事處匯款了人民幣一千萬元,一個月后,京B高速公路有限公司給A高速公路有限公司出具了借款函:關于一千萬人民幣借款事宜,因業務需要,我公司將保證盡快歸還,特此證明。此后A高速公路有限公司和京B高速公路有限公司旗下的九家子公司分別就修建高速公路簽訂了合作開發合同。成立了十二家合作經營企業。2007年,A高速公路有限公司發現京B高速公路有限公司1000萬元始終沒有歸還,于是向石家莊中級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要求京B高速公路有限公司還款一千萬并且支付利息。原告起訴了十個被告,第一被告為京B高速公路有限公司,九家公司應當對其母公司的債務承擔連帶責任。

本案中,京B高速公路有限公司欠河北A高速公路有限公司一千萬的債務確屬事實,且有欠條等證據證明,爭議的焦點是九家子公司到底是否應對母公司的債務承擔連帶責任。一審石家莊中院認為,九家公司應當與母公司承擔連帶責任,九家公司系京B高速公路有限公司子公司,他們之間具有關聯關系,存在著資產混同,營業場地的混同。因為他們都是在英屬威爾京群島登記的公司,而根據其國法律規定,公司的住所地為其登記代理公司的住所地,九家公司和京B高速公路有限公司都是一家登記代理公司注冊的,因而住所地相同。經營場所混同,經營業務混同,股東和公司之間財產關系混亂,基于以上幾點,根據公司法第20條,判決九家公司應當對京B高速公路有限公司一千萬債務承擔連帶責任。

九家公司不服,提起了上訴,上訴理由為公司法20條規定的承擔連帶責任的主體是股東對公司,而一審的判決是公司對股東的債務承擔連帶責任,缺乏法律依據。河北省高院對此案進行了審理,認為一審審理是錯誤的,一審法院認為在此前的國際貿易仲裁中,九家公司和京B高速公路有限公司的代理人同為一個律師,說明二者財務混同、業務混同。而二審法院認為,仲裁信函、申請書、裁決書、代墊的合作費用的支出不能必然高度概然的得出京B公司代替上訴人出資,同時,其公司住所地的相同是出于當地法律的規定,不必然的導致經營地址的混同,所以公司法人獨立承擔民事責任是公司法第3條第1款規定的原則,應當普遍適用于公司法人,除非存在法定事由足以否定公司法人人格,而以上現象不足以使公司法人人格被否定。認定本案責任主體,應當遵循法人獨立承擔民事責任的原則,因而京B公司應當對借款承擔還款責任,而九家公司對借款不承擔連帶責任。河北A高速公路有限公司不服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請再審,后被駁回,又向河北省人民檢察院申請抗訴,最高人民法院依照法律規定,予以再審立案并進行了開庭審理。在本案中,公司法人人格否定的是否能夠反向適用以及有無條件限制還存在爭議。

二、公司法人人格否定的概念

公司法人人格獨立是指公司以其自己的名義享有民事權利和獨立承擔民事義務的主體資格。公司的股東以其出資額對公司債務承擔責任,這就是有限責任。法人獨立原則與股東有限責任原則是法律賦予公司獨立的法人身份,并給予股東享受有限責任的權利,目的是鼓勵社會公眾踴躍投資,充分利用和發揮公司組織形式的優勢,為自身尋求利益。但是股東往往利用其優勢地位,濫用公司獨立人格及有限責任,損害債權人及社會公共利益。所以當股東與債權人之間的利益平衡被公司法人格與股東有限責任的濫用所打破時,公司法人人格否認制度就應運而生了。

公司法人人格否認,在英美法中稱為“揭開公司的紗”(lifting the veil of the corporation),又稱“刺破公司面紗”(piercing the corporation’s veil),在大陸法中稱“股東有限責任待遇之例外”、“股東直索責任”,指控制股東為逃避法律義務或責任而違反誠實信用原則,濫用法人資格或股東有限責任待遇、致使債權人利益嚴重受損時,法院或仲裁機構有權責令控制股東直接向公司債權人履行法律義務、承擔法律責任。

三、我國有關法律的規定

1、《公司法》第20條第3款,公司股東濫用公司法人獨立地位和股東有限責任,逃避債務,嚴重損害公司債權人利益的,應當對公司債務承擔連帶責任。

《公司法》第64條 一人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不能證明公司財產獨立于股東自己的財產的,應當對公司債務承擔連帶責任。

2、《公司法司法解釋二》第18條至第20條規定了作為清算義務人的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和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未履行法定職責導致公司財產流失或惡意處置公司財產致使公司無法正常清算,或者清算義務人未經清算即辦理注銷登記時,清算義務人應當承擔賠償責任或連帶清償責任。所以,該司法解釋的內涵和外延正是“揭開公司面紗”制度的典型表現。

3、《公司法司法解釋三》第13條和第14條的規定賦予了公司債權人在股東未履行出資義務或者抽逃資本時作為權利請求人的權利。

4、《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與企業改制相關的民事糾紛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三十五條,以收購方式實現對企業控股的,被控股企業的債務,仍由其自行承擔。但因控股企業抽逃資金、逃避債務,致被控股企業無力償還債務的,被控股企業的債務則由控股企業承擔。

四、公司法人人格否認的特征

公司法人人格否認作為在特定情形下對股東有限責任的修正和維護,作為一種事后救濟手段出現,是對公司、股東與債權人一種風險的與權利的平衡,它具有以下特征:

(一)公司法人人格否認以承認公司具有獨立法人資格為前提

公司法人人格否認不是對法人人格獨立原則的否認,而恰恰是對法人人格獨立原則的恪守。因為如果一個公司未取得合法獨立人格,它就不能行使法人的權利,也不能直接獨立地承擔法律責任,因此也就不存在適用公司法人人格 否認的必要性。因為只有具有獨立人格的法人才有公司獨立人格被濫用的可能。

(二)公司法人人格否認的法律效力,只適用于個案中的特定法律關系,而不具有普適性

公司法人人格否認不是對公司法人人格的全盤否定,而是在具體個案中,出現公司獨立人格濫用,損害債權人利益和社會公共利益的情況下使用。它不影響該公司作為獨立實體合法的繼續存在。待公司消除股東的濫用行為后,公司獨立法人人格依然為法律所承認。

(三)公司法人人格否認是對法人人格被濫用后的一種事后補救,它通過追究法人人格濫用者的責任,使濫用公司人格者對公司債務負無限連帶責任,以體現法律所要求的將利益和負擔公平、合理的分配于當事人。

五、公司法人人格否定的行為要件

我國當前經濟領域中濫用公司獨立人格的行為主要有以下幾種表現形式,這些也是適用“揭開公司面紗”的行為要件:

1、公司在設立時資金顯著不足

資本確定、資本維持、資本不變三大原則是貫穿于公司設立運作、運行的一條主線,公司在成立時,就應有足夠的無抵押負擔的資產以承擔公司將來的正常債務。債權人根據公司資信情況預測交易風險。如若公司在成立時股東未履行出資義務或者履行出資義務后抽逃出資的,資金就顯著不足會使債權人承擔過大的交易風險,而股東卻享有投資者的權益免除應承擔的風險及不良后果。公司注冊資本、凈資產額、資產負債額等成為表上文字,在實際中沒有任何參考意義,進而使與之交易的債權人處于極其不利的地位,交易發生后,利益受損則在情理之中。基于權利與義務相對應,利益與風險相一致的原則,法院就有必要“揭開公司面紗”。

2、公司人格形骸化

公司人格形骸化實質上是指公司與股東完全混同,使公司成為股東的或另一個公司的另一個自我,或成為其代理機構和工具,以至于形成股東即公司、公司即股東的情況,主要表現為公司與股東在人格、財產、業務上的混同。在現實中往往表現為股東未對公司財產與個人財產作明確區分,公司資金用于個人開支或者個人資金用于公司開支而沒有入帳;公司沒有保留完整的財務記錄。在集團公司中,母公司與子公司之間的財產利益相混同以致難以區分;子公司的地位降至為母公司的“化身”,并且此時承認母子公司各為不同法律主體只會使欺詐合法或導致不公正結果。這種情況下往往也會導致法院“揭開公司面紗”:

(1)人格混同

人格混同是指某公司與其成員之間,及其公司與其他公司之間沒有嚴格的分別。目前我國公司制度中一套人馬、兩塊牌子,名為公司實為個人等現象屢見不鮮。這些現象都屬于人格混同的情況。在我國現實生活中人格混同主要有如下幾種:①一人成立數家公司,各個公司表面上是彼此獨立的,實際上在財產利益,盈余分配等方面形成為一體,且各個公司的經營決策等權利均由該投資者所掌握。②相互投資引起的人格混同。③因為母公司和子公司之間的相互控制關系而引起的人格混同。

(2)財產混同

所謂財產混合同是指公司的財產不能與該公司的成員及其他公司的財產作清楚的區分。公司的財產與其成員和其他公司的財產的分離是有限責任存在的基礎。因為只有在財產分離的情況下,公司才能以自己的財產獨立地對其債務負責。許多國家的法律為保證公司具有足夠的資產清償債務,都規定了資本維持原則,要求公司應有獨立的公司財產,并要求其與股東的財產具有明確的區分。如果財產發生混合,則不僅難以實行有限責任,而且也極容易使一些不法行為人借此隱匿財產,非法轉移財產、逃避債務和責任,也會使某些股東非法侵吞公司財產。

財產混同也可能是利益的一體化,即公司的盈利與股東的收益之間沒有區別,公司的盈利可以隨意轉化為公司成員的個人財產,或者轉化為另一個公司的財產,而公司的負債則為公司的債務。這種情況已表明公司并沒有自己的獨立財產。

(3)業務混同

業務混同在公司與股東之間特別是公司集團內部各公司之間比較常見。例如,公司與股東或不同公司之間從事相同的業務活動;具體交易行為不單獨進行,而是受同一控制股東或同一董事會指揮、支配、組織;公司集團內部實施大量的交易活動,交易行為、交易方式、交易價格等都以母公司或公司集團的整體利益的需要為準,根本無獨立、自由競爭可言,資金也因此在公司之間隨意流動;公司對業務活動無真實記錄或連續記錄等。以上種種足以使公司與股東之間或母子公司、姐妹公司之間在外觀上幾乎喪失了獨立性。

3、脫殼經營

所謂“脫殼經營”是指企業經營陷入困境時,原企業主要人、財、物與原虧損企業脫鉤另行組成新的企業法人進行獨立經營,原企業債務新企業不承擔,也即新設企業脫掉虧損企業這個“殼”而獨立經營的一種企業運行方式。實踐中主要有以下幾種脫殼經營方式:

(1)債務人擅自將資產轉移給第三人作為注冊資本,而債務人自己卻無力償還到期債務;

(2)債務人的開辦單位將債務人的資產用于開辦單位自己與他人共同設立新公司,導致債務人不能償還到期債務;

(3)債務人將財產全部轉移給其股東,股東將這些財產用于設立新公司,導致債權落空。

六、公司法人人格否定的判斷標準

一般來說,法院對于判斷一個公司股東是否濫用了公司的法人資格,主要從以下幾個角度進行判斷或者實施:

1、公司股東應有現行法律或者公司章程所命令禁止的行為。這種行為包括違反法律、法規或者公司規章之行為,該行為對正常交易秩序具有明顯的危害性,對誠實信用原則具有極大的挑戰性;

2、公司股東的行為造成了一定的損害結果,而且這種結果必須達到了“嚴重”的后果。“嚴重”程序衡量標準,需要結合行為股東主觀惡性、對債權人造成的損害后果等因素綜合考慮。當然這為認定股東濫用法人人格帶來的難度,同時也賦予了法官自由裁量權;

3、股東違法行為與損害結果之間必須有因果關系,即股東之行為與債權人受害結果之間有著必然的因果關系,而非或然偶然;

4、股東行為時的主觀心理狀態是故意。故意是指行為人預見自己行為的結果,仍然希望其發生或放任其發生的心理狀態。根據公司法的規定,沒有故意的這一心理狀態主觀方面的話,就不會有濫用公司人格了。

七、一人公司適用“揭開公司面紗”制度的特殊規則

通過對“揭開公司面紗”制度構成要件的分析,我們可以得出以下結論:控股股東的股權比例與其濫用人格的可能成正相關性。相比普通公司,一人公司在缺少內部股東制約和內部監管體制予以制衡的情況下,一人公司的債權人的利益比較容易受到侵害。

一人公司適用“揭開公司面紗”制度的構成要件與普通公司相類似,但是由于一人公司的特殊性,其在適用“揭開公司面紗”制度時有以下特殊之處:

(一)一人公司在“財產混同”情形下的特殊性

《公司法》第64條規定了一人公司適用“揭開公司面紗”制度的法定情形,即財產混同行為。在一人公司中,只要股東出現自己的財產與公司的財產混同行為,即刻喪失一人公司的法人人格,股東對公司債務承擔連帶責任。此時,公司債權人既可以選擇公司,又可以選擇股東追償債務。而對比普通公司,即使股東濫用公司人格,但只要公司名下的財產能夠足額清償債務,股東則不必承擔連帶責任,債權人無權向股東追償債務。

(二)一人公司與股東相互承擔連帶責任

當一人公司適用“揭開公司面紗”制度時,公司和股東的人格完全混同,相互獨立的兩個主體不再獨立,而呈現出彼此互相牽連的狀態,此時他們之間的責任也互相連帶。這時可能發生兩種結果:其一是導致一人公司股東的無限責任,即由公司的單獨股東承擔公司的責任;其二則相反,是由公司為公司的單獨股東負擔責任。第二種情況只發生在一人公司的場合,故而屬于一人公司適用“揭開公司面紗”制度的特殊性之所在。

因此,在一人公司中,可以主張“揭開一人公司面紗”的權利主體不僅包括一人公司的債權人,還包括一人公司股東的債權人。而在普通公司中,只能由公司的債權人主張“揭開公司面紗”。

(三)自然人股東利用子公司、孫公司逃避股東責任

現實中,當全資子公司或者孫公司因各種事由被揭開公司面紗時,母公司必須承擔連帶責任。但是,母公司背后的自然人股東仍然受到母公司有限責任制度的保護。事實上,正是母公司背后的自然人股東直接或間接地操縱著子公司或孫公司的經營管理,濫用其公司人格,但該股東卻安然無恙。《公司法》第59條第2款只禁止了自然人設立的一人公司不得再設立一人公司,但并沒有規定法人股東投資設立的一人公司不得再設立新的一人公司,從而使得母公司股東濫用子公司和孫公司的法律人格的行為更具有隱蔽性。所以,自然人股東可以設置多層級的全資子公司、孫公司、曾孫公司以逃脫法律的追究。


總之,法人人格否認制度寫入公司法,并不是對公司人格獨立和公司有限責任的否認,而是在堅持公司人格獨立和公司有限責任制度的前提下,從公平和正義角度出發,為了確保債權人利益和社會整體利益而設計的補償性法律原則。這一制度,對于保障債權人利益,維系正常經濟交易秩序,促進經濟持續、快速、健康發展,起到積極的推動作用。股東的行為致使債權人利益嚴重損害時,應與公司共同對債權人承擔連帶責任,這極大地保障了債權人合法權益。

丧尸来袭2上映
时时彩9码必中 通比牛牛怎么玩不输 彩神IV怎么样 快3怎么计算大小单双 麻将两人合作作弊技巧 和乐彩票app 雪缘园即时比分 大乐透常用复式投注及中奖金额表 大蠃家足球即时比分 快乐时时计划 澳门葡亰时时彩计划 pk10极速赛车计划网页 时时彩1 3 8倍投公式 mg游戏官方网站mg账号中心 后三组选包胆什么计算得54注呢 二八杠顺口溜介绍